武汉“封城”这七天!

时间:2020-08-03 19:08:34

  武汉,在哭。

  她开始回想母亲前几日的生活轨迹,试图找到感染的线索。最大可能性:母亲每天都要去小区附近的便民菜场买菜--那里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有一二公里远。

  “我很内疚,我也许是个好医生,但不是个好丈夫。我们结婚28年了,我也害怕,怕她身体扛不过去,怕失去她!”

  很多同事都不知道,张定宇已经被确诊为“渐冻症”(肌萎缩侧索硬化症)。他的双腿,上下楼越来越艰难了。他的妻子也是一位医务工作者,被病毒感染,在十几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接受隔离治疗。

  有人写下现代版“与夫书”。

  1月26日,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开始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。新华社记者 程敏摄

  2 逆行,全力抗“疫”

  28日,“街道口的风,撩醒了夏虫,竹床上的小孩做着梦;热干面糊汤,一样的吃相……我爱我的武汉。”一首《武汉伢》的歌旋风一样在网上火了起来。

  29日,初五,咸宁小伙王胜——盒马鲜生珞狮路店“90后”送货员和相恋3年女友本该在今天回乡完婚。站点人手不够,他选择留下来。当然,必须给“准老婆”一个郑重“交待”:“我爱你,但是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武汉现在需要我,等我打胜这场仗,我就回来娶你!”

  阳光洒在武汉归元寺黛色的檐角,朱红的寺门紧锁。

  在“封城”的最后一刻,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龚静,和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丈夫,把7岁的孩子在高速路口“交接”给城外的父母,转身,离去。